您的位置: 首页 >  桂圆的做法大全 >  正文内容

我身边的鬼故事

来源:吃货大食堂菜谱大全    时间:2019-04-16




  现在人们对于鬼魂的理解在一步步改变着,从最开始的惊惧,到渐渐熟悉,关于你身边的鬼你知道多少?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我身边的,希望大家喜欢!

  话说小陈这天和朋友约好到青草湖夜钓。青草湖的鱼不少,只可惜立了几个“禁止垂钓,违者法办”的告示牌,所以小陈只好趁着深夜人烟稀少的时候去钓,过过瘾……

  正当小陈把钓具都准备好要出门的时候,接到了朋友的电话,朋友说临时有事,不能去了。准备了那么久,小陈当然不想因为这个就让计划泡汤,于是他收拾完之后,便一个人上路了。

  月光如霜一般照在湖面上,一阵凉风吹来,好不惬意。小陈觉得青草湖的夜色真的很棒,他觉得这个时候在这儿钓鱼真是舒服,即使没有钓到鱼,看看这里的风景也是一种享受。

  正当小陈沉醉在一片美景之中时,突然觉得身后有些声响,转身一看,吓了一跳。原来在他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年轻女子,身穿白衣,长发及腰,脸色惨白。

  在这个时间、这种地点,任谁都会想到自己一定是撞鬼了。但小陈仍然强作镇定,开口:“小……小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待在这儿?”

  “是……啊……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那女子用低沉、软弱无力的口气回答。

  “我……我在钓鱼啊……你呢?”小陈说。

  “我……正……要……回……家……”女子答。

  “不会吧?你家住这儿?”小陈又问。

  “先……生……请……你……让……让……我……要……回……家……”女子说完,便从小陈面前走过,接着往湖中走去。当水深及腰部时,她停下来,转过身,咧嘴一笑,露出惨白的牙齿,发出令人发毛的笑声……

  小陈再也按捺不住,转身拔腿就想跑,但刚跨步出去却踩到了地上的空罐,滑了一跤,撞在路旁大石上。小陈顿时觉得一阵昏眩,便晕了过去……

  “卡!卡!卡!”李导演用洪亮的声音叫大家暂停。原来这是在拍戏。

  正在拍的是一部新电影,电影讲的是以青草湖为背景的一段故事。大家都希望赶快结束,毕竟夜深了,又是荒郊野外的,早点儿拍完,早点儿回去休息,可谁也没想到导演偏偏在这个时候喊停。

  “前面拍得很顺利,小陈演得不错,只可惜最后摔了一跤。那个空罐是谁丢的啊?”李导演说得众人面觑,没有人愿意承认。

  这时,下半身还泡在湖水中的“女演员”开口说话了:“导……演……是……我……丢……的……”

  说完,她的身体渐渐变成透明,最后竟消失在湖中。众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此时从湖中深处传来女子的声音:“有……空……常……来……玩……啊……”这回碰上真的了……

  姐姐走了。

  她的尸体是在某个很普通的星期三的早晨被叫她承德癫痫早期如何治疗起床的妈妈发现的。那天,妈妈的尖叫声惊动了所有邻里。姐姐的死因听说是什么急性肝炎,这个名称对我来说十分陌生,我对它的惟一认识就是它带走了我惟一的姐姐,那个总是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傻姐姐。

  在姐姐的葬礼上,妈妈哭得昏倒了三次:老爸虽然没哭,但是他的表情就像生吞了一堆蜗牛一般扭曲。当时我的脸上也带着两道泪痕,但是说来也怪,我内心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姐姐还在我身后扮着鬼脸。

  这种感觉一开始还可以轻松以对,不过日子一久,我便渐渐发现事情有些不大对劲儿。我们家的三楼一直只有姐姐一个人住,因此姐姐离开之后三楼就一直是空着的。虽说是空的,但我总是在凌晨一两点时听到楼上传出阵阵水声,姐姐生前经常在那个时间洗澡。

  我开始觉得害怕,毕竟人鬼殊途。我告诉妈妈这件事情,并带着妈妈一同上三楼的洗澡间一探究竟。但是上去之后发现,三楼地板整个都是干的,莲蓬头没有一丝开过的痕迹。妈妈告诉我那是隔壁邻居晚上洗澡的声音,并要我别再胡思乱想。

  我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我可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那个水声!但是无论我怎么解释,爸爸妈妈依旧不相信。我估计他们也害怕,只是故意忽视罢了。

  那晚,我怎么也睡不着觉,于是登录了久违的MSN,想要找只夜猫来个彻夜长谈。但是就在我一登录后,一个离线讯息立刻蹦了出来,是“橘子”发的,而那是姐姐的账号。

  我战战兢兢地看了一下信息的发送时间,那是在我登录的前10分钟发出的——这真的很恐怖。

  我曾听别人说过,人在极端恐惧下会五感全开,但我从没想过这个会在这种情况下被证实,因为我清楚地听到了从三楼传来的姐姐那台老是嗡嗡作响的声。我的恐惧一下窜到了最高点,但是我还是强忍着恐惧,朝姐姐的账号敲字。

  鸭血:姐,你在吗?

  我拼命地朝上天祈祷不要有回应,不过,才过了两秒我的祈祷就宣布失败。

  橘子:在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

  我感到我的手心已经全部都是汗了。

  鸭血:姐,你在哪儿?

  橘子:你和爸妈跑到哪儿去了?我都找不到你们……

  鸭血:什么我们跑哪儿了?是你死了!

  接下来传过来的是一整排的惊叹号,看得出来她对这个事实有点儿不能接受。不愧是永远在状况外的姐姐,连自己死了都不知道……

  大概又过了10分钟,她才又打字过来。

  橘子:原来我死了啊……

  鸭血:嗯。

  橘子:难怪我总觉得怪怪的,还觉得你们怎么突然不见了……

  鸭血:……

  橘子:还丢下我一个人跟一群莫名其妙的大叔老伯一起住!

郑州著名癫痫病医院  那一声尖叫,吓醒了客运上的所有乘客。

  尖叫的是个女孩。当其他乘客朦胧地睁开眼睛时,看到这个女孩站在过道上,正扯开喉咙尖叫。她用左手把自己的行李抱在胸前,右手指着自己的座位。很明显,造成她尖叫的原因就在她的座位上。

  “啊啊啊——”女孩用极为恐怖的高音摧残着其他乘客的耳膜,“他死了!死了!死了!”

  后面几句话比令人茫然的尖叫要实用上一万倍,至少可以让其他人知道她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毕竟除了疯子之外,不会有人平白无故在客运上尖叫。

  “谁死了?”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有几个人站起来往女孩的位置走去。

  女孩用颤抖的纤细手指指着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正是坐在她邻座的家伙。

  女孩的座位在靠过道的位置,而她的邻座上坐着一个穿黑色厚外套的男人。他的头侧向右边,颓废地抵在车窗上,两眼紧闭着,两手抱在胸前。他也是女孩尖叫后惟一还能睡着的人,前提是,这男人还活着。

  男人看起来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下巴上有微微的胡渣。事实上,一看到他的脸,稍微胆小的人就会马上吓得叫出来。因为男人的脸上实在没有半点儿可以称为活人的特征。他的脸色惨白,没有半点儿血气。更重要的是,他的脸太过于平静了,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任何的迹象。

  “小姐,你确定他死了吗?”三个男人聚集过来,但没有人伸手触摸疑似死亡的男人。

  “当然,他肯定死了!”女孩看起来是个休假回家的女大学生,她的音量大到客运上每个人都听得到,“这个人从一上车就一直在睡觉。我本来没有理他,后来发现他真的不对劲儿,因为他没有半点儿鼾声,身体甚至完全不会动,而我们从开车到现在也有一个小时了吧?这怎么想都很奇怪啊!”

  三人中一个年纪较轻的青年终于伸出了手,在男人的鼻下探了一下,然后打了个哆嗦,把手缩了回来,喃喃地说:“真的,他没有呼吸。”

  “唔,光凭呼吸就判定他死亡有点儿……”

  “不然怎么办?难道车上有法医或医生吗?有的话请过来一下。”

  车上没人答应,很明显没有。

  “是因为车上冷气太强导致的心脏麻痹吧?不然就是其他的隐藏病因,除非……”说这句话的人把眼神移到女大学生身上。

  “什么意思?我可没杀他!”女学生驳斥。

  “我没这么说。”那人对着司机大叫,“司机先生,可以先在路边停车吗?最好先联络一下警察。”

  此言一出,车上的乘客怨言四起。

  “什么?要叫警察?”

  “没多久就到车站了,到时再叫警察来也可以吧?”

  “不要拖我们时间啊!”

  “反正又不是他杀事件,那家伙是自己死掉的吧癫痫病南京哪个医院好?反正人部死了,救护车跟警察什么的不用急啦!”

  青年忍不住说:“喂,你们别这样。死者为大,他又不是自己愿意死在这里的。”

  前面的司机大哥说话了:“停在高速公路上很麻烦,还是等到站吧。再说很快就到车站了,那里也有警察,比较方便。”

  “是啊,还要停下来等警察,会浪费更多时间!”大家纷纷说。

  少数服从多数,连司机也不赞成靠边停车,青年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不过,这次换女学生有了:“什么!我可不要继续坐在尸体旁边!”

  不过,车上已经没有空位了,刚好满座。

  “那你只能站着了。”有人说。

  “不要!我不站!腿很酸的!”女学生再次用高音询问车上所有乘客,“喂!谁能跟我换座位?”

  乘客中不知道谁回了一句中肯至极的话:“什么白痴问题?有谁会想坐尸体旁边?大小姐你还是慢慢站着吧!”

  “喂!谁说的啊?”女学生拎起行李,作势要丢过去。

  “别在车上打起来,有一个人死掉已经很糟糕了!”青年赶快把女学生的行李拿下来,“我跟你换位置好了。”

  “真的?”女学生眨眨眼。

  “真的。”青年叹了口气。

  在如此不得已的情况下,这位青年只好在尸体边坐下。

  当然,说不害怕,鬼才信呢。在这样一辆密封的车上,坐在一具尸体旁边,谁不怕?

  青年硬是鼓起了勇气,端详着死去的男人的脸。

  男人的脸色比起前几分钟显得更惨白了,甚至有点儿淡绿色。

  “哇,好恐怖。”青年把目光往下移,注意到了男人的双手。

  男人虽然把手抱在胸前,但还是能看到他的手腕。青年注意到男人的双手上戴着厚厚的棉手套。

  不太对劲儿,今天艳阳高照,算是大热天,为什么这个男人要穿着厚外套、手上还戴着冬天用的棉手套?

  青年的视线移到男人的裤兜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应该联络一下男人的家属吧?他的裤兜里应该有手机或皮包,可以让我们知道他是谁吧?

  青年把手掌拍向男人的裤兜,但这一拍,让青年既惊讶又错愕。

  不对劲儿,怎么说呢,裤兜是空的,但这触感……人类的大腿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青年把手往上移,握了握男人戴着手套的手。

  这次青年彻底明白了为什么男人会在这种季节戴着棉手套。

  “那个……刚刚那位小姐……”青年的声音打破了车上难得的寂静。他是在叫那个女学生。

  “干什么?”女学生伸长脖子。

  “上车的时天津癫痫病公立医院候,你确定这位先生还活着吗?”

  “对啊,他坐下来后,我才坐下的,然后他就一直在睡觉啊。而且他的眼睛好像没有睁开过,说不定他坐在椅子上之后就死掉了。”

  “哦。”青年揉揉眉头。

  该把刚刚的发现跟大家说吗?

  不,还是不要说吧,那只会让车上更乱而已,这件事还是等到站、警察来了之后再说。

  车上没有半点儿声音,也没有人睡得着,大部分的人都低头玩着手机。

  一直到车子到站,都没有人再出声。

  等终于到了目的地车站后,大家都呼了一口气:“终于到了啊!”

  “准备下车了!”

  就在每个人还在座位上舒展筋骨时,有一个人先站了起来。

  车上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这一瞬间,每个人部停止了动作,像是有人在车上按下了动作暂停键。

  站起来的,是那个每个人部认为已经死去的男人。

  男人扭了扭脖子,从外套口袋中拿出一副墨镜戴到脸上。

  司机似乎没注意到这个情况,他把车子在车站停好,打开车门后,才从镜子中看到了这幅画面,顿时也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青年让出了位置。男人无视车上其他人的反应,直接跨过座位,往车门走去。

  就在青年刚才触摸到男人时,他就感觉到了,男人衣服下的身体,不像是一个人类。

  在那衣服之下,到底是什么,青年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是外星人或是机器人吗?

  不,他总觉得,男人的衣服下藏着更恐怖的真相。

  青年跟车上其他的乘客就这样看着谜一般的男人孤独地走下车。

  所有人目送着他的背影混入人群,然后消失不见……

  看了“我身边的鬼故事”的人还看了:

1.

2.

3.

4.

© ys.kewng.com  吃货大食堂菜谱大全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